狗之日III-金黄色

星期三,09/01/2021 -早上5:15
期待已久。受人尊敬的。广受好评

这是第一部由狗写的抢劫小说的第三部。

你可以通过阅读这篇文章并坚持使用除臭剂来改善自己。相信我。


快死的头脑

马西莫斯·加里,拉布拉多·萨博特,计算了他的位置。在咸之家有暴风雨正在酝酿,也有暴风雨尚未爆发。马克西姆斯·加里不愿把这种情况描述为一场危机,但现在是时候拿出重炮了。

大多数人在危机中变得恐慌或情绪化,而马克西姆斯·加里却保持冷静。对他来说,没有《战争迷雾》。他能单独分辨出所有活动的部分。他能够将事实与情感依恋和夸张区分开来。他像一只流口水的纽菲狗一样,自然地优先处理关键的事件。他那状态良好的大脑仿佛能让时间慢下来。压力越大,时间越慢。这是一个自然而美丽的礼物,一个军事两足动物愿意花数百万棒棍来买。

马克西姆斯·加里(Maximus Gary)将这一复杂局面的变化部分如下:

1)如果这整件事失败了,《禁柜》里有两个培根烤扇贝却没人知道。
2)冰箱门需要立即关闭。
3)冰箱前有一个坏了的大浅盘。所有的痕迹都必须立即清除。
4)腊肠狗惊慌失措地跑遍了整个房子。它们需要被驯服或阉割。
5)奥吉和泰迪在吵架,需要重新安排。
6)所有相关的食物都从冰箱里拿出来了,但却堆放在仓库里一大堆无用的、显而易见的东西里。
7)食物需要立即转移到丁香树上,而且不能让一只两足动物把一颗眼睛放在上面。
8)巴迪完成了任务,仍然在原来的位置上。他需要重新指导。
9)两足动物在楼上活动,很快就会在楼下突袭。
10)莉安娜痛苦地呆在门厅里,一动不动。不幸的是,她仍然需要保持静止。
11)唐在房子里走来走去,就像一只肥胖、愤怒、发臭、危险的海象。咕咕Ga Joob。

姜的

马克西莫斯·加里在奔跑中看到金吉尔蜷缩在大房间里的一棵巨大蕨类植物后面时,把螺旋形火腿扔了下去。她太小了,无法帮助将任何食物容器移到紫丁香树上。但她肯定还有其他天赋。

“你!”“维纳!不管你叫什么名字!如果你想要一点点食物,就帮我把这些两足动物赶走!让我看看你能做什么!”马克西姆斯·加里不等回答就冲回了“危险地带”。

金吉尔从震惊中振作起来。她看着那堆美味的两足动物食物,明白了危险的范围和广度。马克西姆斯·加里已经向她澄清了情况,因为他多年来养了很多狗。

当马克西姆斯·加里穿过客厅/餐厅跑到热区时,她听到唐大喊“马克斯!”唐笨重地走了几步。。。

金吉尔清楚地意识到需要做什么。她甩掉了恐惧,像一道蓝色的闪电直接跑进客厅,看见懒洋洋的老头子刚从沙发上下来。她做了一个巨大的跳跃,用她17磅的体重所能鼓起的全部力量,直接击中了唐“低垂的——织机上的果实——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的话——”。

唐痛苦地尖叫起来。他弯下腰,一只手抓住他的胯部,另一只手把他的身体悬挂在地板上。

金吉站了起来,朝门厅跑去,奥吉和特迪还在那儿转来转去,恶狠狠地盯着对方。她放慢了脚步,看着他们每个人的眼睛说:“把食物拿出来。”当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时,她露出牙齿,咆哮起来。

“现在!”

看到眼前的景象,他们的下巴低垂着,眼睛鼓了起来。金格摆好了姿势,蹲下身子,准备跳起来,用她那令人讨厌的小腊肠狗咬教训他们一顿。

“谁让你来指挥的?”泰迪恶意地咧嘴一笑。“我可以知道他的姓名和军衔吗,亲爱的?”

金吉尔毫不气馁地向前冲去,咬了他的腿。泰迪嚎叫着退了出去。金吉尔站在原地,泰迪不确定地后退,警惕地看着她。奥吉惊呆了。

并呻吟着。

突然,金格转过身来,跑进客厅,那里有一个昏昏沉沉的老头子正笨手笨脚地想在沙发旁站起来。

她飞快地跑过去,正好咬了他的屁股。唐尖叫着摔倒了。他哼了一声,脑袋撞到了客厅桌子的角上。然后他像温室里的花一样瘫倒在地板上。他的左脚稍微抽搐了一下,就不动了。金格把他打昏了。

金吉尔转过身来,冲向楼上越来越多的两足动物。

奥吉和泰迪看着她跑上楼梯,牙齿下部挂着唐的内衣碎片。泰迪大吃一惊。

奥吉无可救药地陷入了爱河。


生活,笑,藤本植物

莉安娜穿着睡衣躺在主卧室的楼梯上。她很痛苦。非常痛苦。

在痛苦的浪潮中,她无法确定小腊肠狗不会到处乱跑,对着大得多的狗吠叫。她不能确定更大的狗是否在房子里打架。莉安娜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她刚上厕所,被巴迪绊倒了,厨房里的一个大盘子摔碎了。她还向自己承认,她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冲动,想马上去处理那个破碎的盘子。

她也清楚地意识到,唐在起居室里遭到了野蛮的对待,如果仅仅是因为他偶尔发出的异常尖锐的尖叫声的话。

马克西姆斯·加里摇着尾巴跑向莉安娜。我松了一口气!他把脸凑近她的脸。她摸了摸他又冷又湿的鼻子。他舔了舔她。然后在黑暗的卧室里,它把鼻子凑过她的头,和巴迪说话,确保它的尾巴一直摇着。

“嗨味蕾!你做得好吗?你能起床吗?你要拉屎吗?你想尿尿吗?”

一阵痛苦的停顿,直到巴迪在黑暗中说:“嗨,麦克斯!我是一只坏狗吗?这个计划成功了吗?”

马克西姆斯加里咧嘴一笑。还有老巴迪!

马克西姆斯·加里后退了几步,又舔了几下利安娜的脸。她像抓救生艇一样抓住他。然后马克西姆斯·加里又把鼻子伸到她的脑袋后面。“伙计,你真是条好狗!”你想尿尿还是拉屎?”

天黑了。有一次擦伤。巴迪说:“有食物吗?”

“是的,伙计。有食物。有很多食物。那儿有一只火腿。”

“火腿在哪里?”

“我得把它拿来,放在丁香树上,巴迪。你能假装你非常想大小便吗?”

黑暗中的寂静。然后,“我在台阶上待了很久,麦克斯。我真的需要大小便。我不需要假装,麦克斯。”

有人从黑暗中拖着脚步走来。巴迪吃力地爬上两级台阶,进入门厅。他看起来又瞎又糊涂。他看到利安娜在地板上拥抱马克西姆斯·加里。

巴迪在大厅里撒尿,像牛一样。他甚至连腿都没抬过。

藤本植物尖叫声。她非常痛苦,但她还没有痛到无法躲开巴迪的尿喷雾的程度。她绝望地喊道:“NOOOO!!!!。抓住了他的衣领。巴迪的小溪变成了水滴。

她急忙绊倒在地,抓住车库门把手。她打开门,借助一根古老的曲棍球棍一瘸一拐地走下台阶。她按了一下车库开门器的按钮,听到一个巨大的声音,就像是某种古代恐龙在订婚时醒来的声音。

利安娜抓住带球的巴迪的衣领,拿着坚硬的曲棍球棍摇摇晃晃地走下台阶。顺便说一句,她一瘸一拐的,就像巴迪天生的走路姿势一样,他们本可以在三腿赛跑中赢得一枚奥运奖牌。

当他们穿过车库走向草坪时,莉安娜听到从她家里传来可怕的骚动声。巴迪一倒空,她就需要调查。


为了爱情和食物

金吉跑上楼后,奥吉和特迪不安地对视了一下。

奥吉与金吉尔和马克西姆斯·加里一样清楚地了解了形势。他转向泰迪。

“你应该知道,”奥吉说,“利安娜和我完全是抱抱狗。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来,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事实上,如果你跳上我们的床,你就可以和她依偎在一起了。”

泰迪笑了……

“我想我喜欢金格!”奥吉像小狗一样咯咯地笑起来。

“他们两个我都喜欢!”泰迪笑得直不起腰来。

奥吉说:“在这间大屋子里用那么多食物打架似乎很愚蠢,我们可以在吃了两足动物的食物后再打架。”

“为了爱和食物!”泰迪喊道。

“为了爱和食物!”奥吉大声说。

他们像学生一样互相击掌,然后跑向“危险地带”。

三王(埋葬的狗)

奥吉和泰迪跑到“危险区”,看见马克西姆斯·加里一丝不苟地用嘴叼着碎盘子,把它们塞到冰箱下面。他有大麻烦了。他的舌头上有几片痛苦的小片。

他看见奥吉和泰迪朝他跑过来。他们面带微笑。

特迪从烤箱把手上抓起一块抹布。他把马克西姆斯·加里推到一边。然后,特迪用抹布把盘子碎片和食物碎片推到冰箱下面,用前爪大扫除。

马克西姆斯·加里说:“那是伟大的‘红脖工程’,泰迪!”

奥吉看到冰箱门打开了。他好奇地看了看冰箱,确定所有的食物都出来了。他确信了,然后轻轻地跳了起来——用爪子而不是爪子关上冰箱门,一扇门接一扇门。

马克西姆斯目瞪口呆。然而,他没有时间去思考。他平静地对他们说:“仓库里所有的食物都必须立即送到丁香树那里,否则我们一点也不会喜欢的。唐在任何时候都需要被阉割。金吉在楼上躲避两足动物,需要帮助。巴迪在处理莉安娜,但可能需要帮助。命令执行后,在大房间里集合。”马克西姆斯·加里深吸了一口气。“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当所有的食物都从贮藏站运走时,关上甲板的门。但别把它完全关上。 We'll need to get back outside easily to enjoy all this bounty or the coyotes will get everything."

马克西姆斯·加里停顿了一下,咽了口口说:“你们知道我们的信条——不让一条狗掉队。走吧。”

马克西姆斯·加里不必发布两次命令。

奥古斯都跑到食品仓库,拿了一个装黄油南瓜和红糖的塑料容器。然后他蹦出了门

泰迪用抹布把最后的盘子碎片和食物残渣推到冰箱下面,然后又对抹布做了同样的事情。然后他去了仓库这样奥吉就不能吹嘘自己一个人把所有的食物都搬走了。

马克西姆斯·加里转向客厅,唐躺在地毯上。唐被打晕了,但他又开始咒骂和咕哝只是时间问题。

马克西姆斯·加里深吸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上楼去地狱

金格跑上楼梯,像一只疯狂的鬣狗一样吠叫。这让宙斯开始了一项任务,要比金吉尔的鬣狗狂吠更疯狂。

过了一会儿,昏昏欲睡的两足动物在大厅里聊天。小两足动物在卧室里大声问发生了什么事。

宙斯用他那超级敏感的、像雷达一样的耳朵盯着楼梯。金吉走到楼梯顶端时,宙斯跑向她。

“我没有时间解释,宙斯。跟着我走,会有一堆又一堆的两足动物食物!”

宙斯还没来得及同意,金格就跑到许多两足动物的腿下,在一扇紧闭的卧室门前摆好了姿势。她把耳朵往后一拉,开始对着它咆哮,好像迈克尔·维克在它的另一边。宙斯接受了他的暗示,冲了出去,又叫又跳,就像热煎锅上的墨西哥跳豆。

楼上的四间卧室里又出现了两足动物。

“里面到底是什么?”其中一个人指着关着的卧室门问道。

“莫里斯一家,”另一家一边叫一边回答。

其余的两足动物不安地来回走动。

“或者一只浣熊,”有人说。

“那些狗让人觉得里面好像有个连环杀手。”

宙斯提高了犬吠的音调,咆哮起来。像鲨鱼一样慌慌张张地跑来跑去也有助于提高两足动物的焦虑程度。

“我们要进去吗?”其中一个问道。

“杰夫和珍都睡着了,”另一个人说。

“我刚才看到门底下有一道光。”

正当一只两足动物试探着去敲门时,金格大声咆哮着,尖叫着。然后她在空中跳了起来,扭动着身子。她撞到地上,突然冒了出来,疯狂地绕着圈跑。宙斯是困惑。他问她:“你疯了吗?”

“现在不要抛弃我!”她说。“分散两足动物的注意力!”她冲进浴室。

宙斯在她身后跑来跑去,漫无目的地狂吠。它那响亮响亮的叫声震裂了所有两足动物的头骨。即使是那些没有过度饮酒的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杰夫·莫里斯打开卧室的门问道。

“不管它是什么,....上还在继续。”一只手里拿着红色塑料杯的两足动物斯科特·雷博(Scott Lebow)说。

金格跳了起来,撕扯浴帘。在这过程中,她把唐的内衣碎片从她的下牙上抖了下来。她想,该死的是时候了。她转身向阁楼的楼梯走去。宙斯在那里打败了她。

他的身体变得僵硬了。他把耳朵压平。他紧张地盯着漆黑的楼梯,平稳地长时间地咆哮着。

两足动物忧心忡忡地跟在他们后面。他们都在想"这房子里是不是有传送斧头的凶手"

楼下,莉安娜刚刚打开车库的自动门,所有的两足动物都退缩了,认为巨大的超自然的声音是斧头杀手开始扑杀的声音。

然而,只有金格和宙斯在黑暗的阁楼里疯狂地吠叫。


第三章各分章的完整目录

-快死的头脑
姜的
——生活,笑,藤本植物
-为了爱情和食物
3王(埋葬的狗)
-上楼去地狱
火腿吗?火腿是什么?
-调戏don
——朋友放弃了
-又是该死的火腿
-维纳斯走进了缺口
-关于狗的事
-丑陋的郊狼
-和莎拉一起玩
-丁香树的饥饿
-同花顺的传单
——房间聚会
请给我来点火腿
腼腆的狗
-闪光的
-宙斯顿悟
——倒数第二章
-唠叨

只要点击链接,笨蛋。

https://www.twosaltydogs.net/day-of-the-dogs-volume-iii-by-max